注册
首页 > 文娱

爱犬搜救受伤 战士抱着继续

  • 来源:国际在线
  • 2020-03-26 02:08:27

爱犬搜救受伤 战士抱着继续

 

■一只搜救犬冒险在废墟下仔细嗅探。 通讯员供图

救援环境、强度都极具挑战;为了争分夺秒救人,救援一线出现感人一幕——

在抢险救援的过程中,有这样一群特殊的勇士,它们感知着、挖掘着,带领救援官兵发现生命、拯救生命;它们总是出现在最危险的废墟上,捕捉最细小的生命气息,被誉为“不会说话的天使”;它们不顾疲倦,任劳任怨,与前线官兵一道奋战一线;它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——搜救犬。

■统筹:新快报记者 张小奋 陈海生

■采写:新快报记者 周 聪 罗汉章 李辰曦

挑战!

搜救犬嗅觉灵敏 无奈遇泥沙盖住气味

“搜!”天刚亮,来自广东消防总队特勤大队搜救犬分队的队长周吉林,带领着马犬“皮特”和“郡主”,还有他们的训导员王健和邓尚云,开始新一轮的搜救工作。昨天已是他们奔赴救援的第6天,据周吉林介绍,在本次救援中,消防总队特勤大队出动了30只搜救犬。

12月20日12时分许,得知滑坡灾害后,他们的分队就立即出发,增援深圳。当天下午3时许,搜救犬分队到达现场后,马上投入搜救。“搜救犬的听觉是人的16倍,嗅觉是人的100万倍,它们利用人体气味的‘唯一性’和‘独特性’,结合生物条件反射特殊规律,通过灵敏的嗅觉系统进行综合处理,定位非常准确。”周吉林说,“特别是对一些被埋在深层、无力喊叫的幸存者,使用搜救犬可大大提升抢救生命的效率。”

“当它们发现有生命体征的人时,便会大叫示意。”周吉林表示,不过这次的搜救工作难度很大,很多楼房并未完全坍塌,大量泥沙散落并覆盖其中,气味根本散发不出来。“这对搜救犬来说是一次挑战”。

看着眼睛因熬夜工作而变得通红的“兄弟”,训导员王健心疼不已。也许是感受到了主人的心疼,此时皮特抬起头,注视着他摇了摇尾巴,静静地靠在王健腿旁,等待着命令。王健低头看着皮特,说了一声“好狗”。

到目前为止,周吉林与他的“战友们”已进行了9次地毯式的搜救,并帮助确认滑坡现场第一名幸存者的大体位置,目前他们的搜救工作仍在继续。

英勇!虽恐高畏黑 但一声令下即刻冲进去

21日晚上7时许,在现场搜索的周吉林接到命令:“东片区挖开泥土,发现楼板,搜救犬分队立即前往支援。”周吉林接到命令后,马上带领指导员温云飞和4只搜救犬奔赴该区域。

“兄弟,昨天下午我这里听到过手机铃声响,估计是家属打来的。有可能是在上面二层。”“兄弟,你别踩到那块板。”“不要动梁,不要动结构。” 当周吉林和搜救犬到达坍塌楼房旁搜救时,站在高处的消防战士时不时大声提醒着。

在坍塌的楼房旁,周吉林看到了唯一的入口——一个被挤变形的窗户。据周吉林回忆:“虽说是窗户,但其实只是一个小洞,人根本无法钻进去。”周吉林说,里面黑得看不到一点光亮,但明显感到有丝丝的气流从窗中传出,有气流就有可能有生命。

“搜!”温云飞一发出指令,亚当就勇敢地冲了下去,向着坍塌的房子深处走。

“里面很滑,别出不来了。”蹲在温云飞一旁的战友忧心忡忡地说。

“来——” 温云飞担心地大喊了一嗓子。

“来——”温云飞喊了几声,可根本不见被誉为“王牌搜救犬”的亚当。

“千万别出事,别掉下去了。”温云飞的战友在旁边紧张地喃喃自语,此时队长周吉林的心不由得紧张起来。20秒、30秒、40秒……在洞口守候的温云飞也愈发紧张。

“汪!”一分多钟后,亚当从洞口钻出来,并通过肢体语言告诉主人,在里面并无发现。

“好狗!” 温云飞大喊了一声,周吉林吊到嗓子眼的心才重新放下来。

亚当是一只史宾格犬,自6个月大开始就跟随温云飞训练并进行安防、搜救、火灾勘查等工作。“它们表现一直都挺好。”周吉林告诉新快报记者,“大多数狗都是恐高、畏黑的,但它们相信我们的训练员。当我们一声令下,它们就义无反顾地冲进去。这就是我们之间的默契与信任。”

感人!带伤搜寻 三天工作30多小时

“我们第一天到的时候,任务很重,从下午开始一直工作到次日凌晨4时左右,中间有过四五次休息,每次休整10分钟到半个小时不等,其他时间基本上都在搜救。”周吉林说,“这对于搜救犬来说,其实已经是高强度、超负荷的工作了,它们最好的状态是工作半小时休息10分钟。一般往复4次,它的最佳状态也就保持得差不多了。”

因灾区救援任务繁重,它们赶到的第一天便工作了10个多小时。在接下来三天的救援中,它们一共工作了30多个小时。在搜救的过程中,好几只搜救犬被尖锐的石子、裸露的钢筋划破四肢。经过消毒处理后,它们又继续进行搜救,“摩登”就是其中受伤的一员。

对于摩登的受伤,训导员谈雨奇记得很清楚,第一天下午3时左右,在发现当天第六个埋人点时,摩登发现了一个小洞口,并从这里嗅到了可疑气味后,反复深嗅,而且不断地用前爪扒着泥土。

“就在这个过程中,它受伤了,当我们下了救援区以后,就看到了它不停地舔着自己的左前爪。我仔细查看,才看到它左前爪上有一个两厘米长、3毫米深的伤口。”谈雨奇说,“当时我急得都跳了起来,赶紧带它去了医疗队。刚包扎好,上完药,摩登又接到了继续救援的命令。”

谈雨奇十分心疼摩登,便抱着它下了救援区。一路下来,都是谈雨奇抱着摩登,摩登用鼻子嗅探。

“我是搜救犬队的队长,队里的每一只狗,我都十分熟悉。这回的环境太过复杂,在我们的训练时基本没有接触过。”周吉林告诉新快报记者,“队里不少搜救犬都有不同程度的受伤,但它们在得到训导员的指令时,依然义无反顾地往前冲。”

早餐时,搜救犬队的训导员们,纷纷将自己的鸡蛋放入口袋,偷偷地来到救援犬的休息区域,给救援犬“加餐”。

“它们这段时间太累了。基本都在工作,累了就在泥地上打个盹,接到命令又开始工作。我们看了心疼啊,好多战友都是抱着自己的搜索犬进出事故现场的。”一名训导员说。


相关阅读:
桶装水 http://www.1tongshui.cn
版权所有: 古交网 All Rights Reserved
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